沉迷学习无法自拔

© 折枝来
Powered by LOFTER

药研被宗三带回去的那天,太阳有点冷,残雪稀薄地将化不化,药研坐在台阶上,被问起来时只用小兽一样的眼神看你。宗三觉得有趣,就一时冲动问他:“要不要跟我回去?”
宗三想起来这件事就笑。他每次想起来都想笑。那个少年用小兽一样的目光看他和他的家,直到开学的第一个早上,他从卧室出来时,少年端着早餐问他,你要不要吃。
不得不说饭做的还挺好。
宗三坐在座位上偷偷笑起来,又弯下身捂住心口。今天的阳光也是冰冰冷冷的,讲台上的女生讲着自己身残志坚的故事,会场的气氛完全被带动了,一片斗志昂扬,好像现在让他们赶俄超美也不在话下,有个想法就无所不能。
这是什么蔑视痛苦的无痛疗法。宗三小小的咳起来,声音淹没在演讲者慷慨激昂的陈词...

宗三坐在海滩上弹吉他,药研边玩沙子边听。
宗三问他你还记得毕业前人家砸我们场的时候么?药研说记得。宗三就笑,说那天真是糟透了,但我真的很开心,药研你别看我,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很开心。
这个时候快要涨潮了,他们坐在海水将上未上的地方,药研低声和着吉他哼唱,他问宗三如果乐队还回的去的话,还要回去么?
为什么要回去呢,宗三反问他,即使只有两个人的乐队,也一样可以很好。
哦对了,你还不知道吧,宗三按住弦,海水中只剩下风声。鹤丸和我说过,说那天他也很开心。
他不是被砸场后最凶最不爽的一个么,药研和宗三都笑起来。那时身为主唱的鹤丸仗着大嗓门把来砸场的人都吼懵了,缩在后面的药研拎起鼓锤就配了一段鼓点。想起这事宗三就朝...

是我的理想肥宅生活了

岩融一直想收今剑做徒弟,可是今剑怎么都不答应。两个人靠在树干上,看身前噼啪的篝火。岩融问你为什么不愿意,想做我徒弟的可以从原野的这头排到那头。今剑回答他,你是游侠,可我是吟游诗人,我以后要当魔法师,魔法师总是从吟游诗人变成的。岩融不能理解魔法师和吟游诗人有什么关系,今剑就站起来,说,吟游诗人会走遍这片大陆的角落,知晓所有的风土人情和秘密,然后他们懂得了自然的语言,并从中学到魔法。
“我要做魔法师!”今剑后退几步,站的离篝火近了点,离岩融远了点,于是在岩融看来今剑的身影变大了,像是他长大的样子。如今的小诗人口出狂言,还不晓得未来的路怎么走。

(然而后来今剑的箭和匕首舞的越来越好,诗歌却仍停留在三...

《凡尔赛 第三季》的影评:【一篇严肃认真的剧评——关于为什么在朋友圈一片恶评如潮的情况下我依然给了高分】…全文:https://www.douban.com/doubanapp/dispatch?uri=/review/9412157/ (@豆瓣App) https://www.douban.com/doubanapp/dispatch?uri=/review/9412157/&dt_platform=other&dt_ref=02b380e3f459aa448e530105625086e99e99069a22486302da9300c7ed7b6acd9c244f042f63...

我!活着!回来了!!
高考前不但没复习还和基友们搞三家本丸联合企划,(又名开车不成自捅刀??)。总之这破企划半死不活的,生了一半不想生了求打掉(什么醒醒),从今天起,我又是一条好咸鱼了!
@T乘2再开方  @九娘 生了一半还生么?娃的头都出来了😂😂

【邱乔】小年夜

一个高三狗在凄风苦雨中度过的假生日✘

“到家了没?”乔一帆摆弄着手办,问电话那头。
那头杂音不小,听起来颇像采办年货的市集中央,应有乱跑的小孩子和高声吆喝的大妈。然而现在已经凌晨了。
好吧,事实上——“我刚下高铁,还在门口堵着。”
乔一帆听邱非的声音响起,忍不住问:“你们学校的小姐姐没和你一起走啊?”而后又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说了什么,恨不得把刚刚那句打碎了咽回去。
手办脸朝下,快被他拆成了零件。
“没有。”邱非一口否决,“和我同路多没前途,我又不能给她们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安慰。”
这假直男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啥,一边躲避人流一边听着那边的动静,“怎么了?”
——没事,手办掉地上了。
外间父母催他睡觉,乔...

【今岩今】把对象弄丢了怎么办,在线等

“岩融!你要数到一百再来找我哦!” 
小小的今剑在岩融面前摆了摆手,确定他眼睛闭上老老实实数数了后在原地一蹦,一溜烟没影了。 
岩融抱着刀,靠在墙头晒太阳,嘴里有一搭没一塔数着。空气中飘浮着太阳晒出来的泥土香,岩融打了个哈欠,忘了自己数到了哪儿。 
管他呢。岩融支起耳朵听了听,估摸着今剑肯定跑远了,直起身子胡乱抓抓头发,开始寻找。 
捉迷藏嘛,没啥技巧的古早游戏,对于彼此如此熟悉的今剑和岩融来说,只能算是个心理战。岩融仗着身高优势俯视了一圈,把今剑常去的几个地方先排除了。 
接下来就是饭后的散步之旅。马厩里石切丸正在和马们谈人生聊理想,问他看见今剑没他只...

【南极石】

我不管我不管,我就是要发糖,无脑糖也要发。

“ あなたは誰ですか? ”

“你还记得你是谁么?”
摇头。
“你记得老师么?”
摇头。
“你能想起来什么呢?”
“什么都想不起来……记忆都在,但是一片模糊……”
站着的人摇摇头离开,他听着脚步声一顿一顿,涣散的瞳孔向声音方向偏了偏,问:
“这是我家么?”
“……是。”

安特库恢复到了可以下床走动的地步。
空旷的回廊无比安静,高大到可以容纳多人的建筑却意外的空无一人。冬日懒散的日光照射进来,打在安特库病床前半米的位置,伸脚就可以够到。
安特库躲在阴影里,大有随着日光推移便退后的架势。
光线。
对于理智来...
看了一下宝石之国……被第八集虐成狗……die
真的好喜欢小南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过分!!!!!劳资多久没被这样虐过了??!!!

【摘抄,B站热评】
呐,你看到那孩子了吗?
那个特别的孩子。
他有纤细的身体,白色制服和高跟鞋;
他有雪般的头发,冰一样的双眸和容颜。
他脆弱,温柔,还有点小傲娇;
他强大,自信,他孤单了几百个冬天。
他是冬天的国王,冰雪中的巡礼者;
他美如童话,更胜流水传颂的诗篇。
他曾向天空伸出手,天空无法回应他;
他试着与冰雪交友,可冰川的哀嚎也掩盖不了肆意疯长的寂寞;
他喜欢阳光,喜欢为数不多的晴天,哪怕月人会来犯,哪怕温暖会将他的存在抹去...

【邱乔】锣鼓喧天

每次都是写完了然后反应过来,怎么又是刀?!(没救了我)

借梗伞修深夜60分,不是伞修就不@了

乔一帆被窗外喧天的锣鼓声吵醒,他爬起来,超大床的一多半都是冷的。
“邱……”音节发出一半就断掉了,想什么呢,邱非已经不在这里住了,书桌上印有邱非两个大字的婚宴请柬还没有扔掉,客厅里就只剩一个马克杯了。
是那种遇热会变色的杯子,原来不知道公司哪个姑娘送他俩的,一个偷拍到的两人同框的杯子已经消失,还剩一个他和邱非最喜欢的荣耀游戏logo的杯子。
真孤单。
整个房子,都散发着孤单的气息。
如果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,去一去也无妨不是么?
乔一帆就去了。
他到的时候婚宴还没开始,宴会...

请给我一个邱乔的脑洞,什么梗都可以……

一个摊成闲鱼的高三狗的哀嚎。

正文在题目,下面是闲聊。

每次想写邱乔都不由自主地用上意识流,我也不知道为啥(委屈),感觉意识流不太好懂还无聊,总有种没人看的感觉(其实就是没人看啊喂!),各种意义上的绝望。

然后……学书法就是整天写字,还不如编导可以没事写点东西玩,无聊到死,每天只能写字的时候塞着耳机,靠广播剧度日,想吃粮这种事也就是想想(更加绝望)。

(而且艺术快统考了……)

怎么办呢。我也很绝望啊,谁有梗尽管砸来好不好,我全都收,真的,不挑的……

die……
我愿永世眠于森林深处第八百二十三棵树的中央,每日被清晨干净的阳光照射;
我愿永世藏于埃菲尔铁塔的顶端里,每日枕着小姐姐轻快的低喃;
我愿投身壮丽的活火山,在内壁的深洞里换着花样烧烤;
我愿倒挂于溶洞内;把自己卷进空掉的蜗牛壳;或是溜进芦苇的内芯;于水底做一个温柔的好梦;为什么不去看看沙漠的风情呢?雪山上是享受冷饮的好去处。
我愿去到世上任一无人的角落,拥抱独处的静谧。
感冒了真难受(×)

【今岩】我们仍无法解释那天的脑洞

上次西幻脑洞,和太太 @脑浆炸裂T乘2 讨论了半天,最后变成了有生之年23333就这样吧,emmmm

曲折的王宫走廊下方,阴暗的地道尽头,是重兵把守的要犯囚牢。 
今剑扒在拐角,看他的“贴身护卫”没有找到这里,倏一下就窜了出去。 
直窜到地牢面前。 
地牢的守卫都认识这位空有名分的小王子,却从未接到“不允许王子进入的指令”,于是只得恭敬地放他入内。 
小王子长这么大,除了安逸和玩乐,还从未接受过一个正经王位继承人应有的教育,是以面对这一看就很有文章的囚牢,并没有表现出疑惑或是退让的情绪。 
我们天真...

【三日鹤】出个阵都是爱你的队形

三日月在暖室中看书。
在这样大雪纷飞的天气里,一壶配上茶点的热茶实在是再合适不过。日光穿过紧闭的门窗,在地上投出暖黄的光。
自从昨晚上下雪后,院子里的嘈杂就没有停过,方才孩子们被长谷部训话过后消停了一阵,现在不知为何又闹了起来。
长谷部也不容易啊……
三日月这样想着,低头继续看起手中的书,他靠在门框上,古老的书籍被日光照耀后泛出神奇的幻色,仿佛遥远时代自有魔力的书页,重见天日后好奇的眼波。
“哗”的一下,门突然被拉开,本来靠在门上的三日月没有准备直接就向后倒去。他慌慌张张合上阿路基口中“十分珍贵的书籍”,没想到撞入一个满是寒意的怀抱。
“啊,抱歉抱歉,吓到你了么?你身体不好怎么还坐...
1/4